刘二海:大战略思想要求投资人以多维视角看待行业变化

  新浪科技讯 8月30日晚间消息,8月27日上午,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在“2020中国投资人未来峰会”上,以《投资人的大战略》为题发表了主旨演讲。他分享的核心观点包括:

  经过启蒙时代、网络时代后,中国创投行业已经进入新物种时代;

  新物种时代的制高点是新基础设施,包括移动互联网、移动支付、物流、AI+IoT+Cloud、中国制造等;

  大战略思想要求投资人以多维视角看待行业变化,并始终保持坚定与灵活。

  以下为刘二海演讲全文:

  感谢36氪的邀请。为什么在这儿提“大战略”这个话题?实际上,过去我们做投资,讲的是行业、讲的是人,还有就是商业模式。可是,今天做投资,光说这些事可能还不够。

  为什么说不够?像TikTok、华为近期发生的情况,可见影响投资的因素不再只是行业,或者创业者本人,或者商业模式,而需要考虑更多的因素。所以,我提到“投资人的大战略”,是指用大战略的眼光考虑到你所做的投资事业、所在的世界。

  中国创投进入新物种时代

  说到大战略,首先得看看我们的投资和创业到了什么样的一个阶段。从1978年开始,到1998年,再一直到2018年,我划分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我们没有什么技术积累,也没有什么资金,基本上你能靠的就是管理水平。那时候包括联想、华为都纷纷提出了自己的管理理念,比如华为的狼性华为,联想的管理三要素等等。一直到了1998年,互联网出现了。那时候就不是只有互联网技术,伴随而来的还有资金,也就是VC出现了。一开始,VC这个生意主要是国外的基金在做,所以那个年代,能讲英文的创业者获得了比其他创业者更多的机会,几乎构成了创业者的主流。一直到2018年,共享单车出现之后发生了非常多的事情,资本的效率急剧下降。原来融一千万美元算笔大钱,后来融几亿美金也没什么,要融到十亿美金大家才可能感觉你不错。资本效率急剧降低,也意味着网络时代的结束。

  2018年之后,很多投资人在看智能技术、网络跟其他行当的融合,也就到了我们所说的“新物种时代”。创业进入到了新的时代,发生了非常多新的变化。比如,像蔚来汽车这样的公司,既有汽车这个古老行业的创新,也有互联网和智能创新结合。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在新的时代,什么是比较重要的事情?我认为是新基础设施。有人会说,是不是国家提的新基建呢?其实,我们非常早就提到了新基础设施,而且我们对于新基础设施的界定也更加之广泛。除了移动互联网之外,也包含了移动支付、物流、AI+IoT+Cloud、中国制造等一系列的因素。这些因素都构成了新基础设施,其特点是普遍性、可靠性、安全性和经济性。

  为什么说新基础设施非常重要?现在大家对制海权和制空权这两个名词不会感觉陌生。实际上,正是美国海军军官A.T。马汉提出了“制海权”的概念、意大利将军朱利欧。杜黑提出了“制空权”的概念,令国际格局与地缘政治进入到了全新的战略层面和分析框架里。“新基础设施”的定义之于商业社会发展的意义也正在于此。

  同样,这几段历史也值得借鉴——罗马帝国,它是西方文明、地中海文明的发祥地。其实,罗马帝国也是非常注重自己的基础设施。围绕着地中海,当地修建了很多道路,当然还包括水渠和其他方面的东西,共同构建了当时的罗马帝国。另一个历史借鉴是达尔文先生。达尔文曾经到过南美的加拉帕戈斯。那里的生态比较简单,但是达尔文在岛上发现了不同鸟的嘴部非常不一样。这说明,新基础设施意味着新环境,环境发生了变化之后,也必然导致企业的形态发生变化。

  新基础设施催生新物种

刘二海:大战略思想要求投资人以多维视角看待行业变化双子星模型

  愉悦资本有一个双子星的模型,来研究企业是如何发生变化的。

  我们可以非常清晰的看到,左边(客户)发生了非常多的变化。过去只有互联网在这个领域操作,比如掌握着巨大流量的往往都是大型互联网公司;而今天,我们看到很多普通的公司都在这里面进行操作,包括私域流量。用户端的资产化背后非常重要的原因是,新基础设施改变了用户关系。台湾有一个王永庆卖米的故事,他卖米不只是把米在现场交易,还给你送到家去,送货的时候顺带问你家里几口人,由此估算出你家米的消耗速度,这样他就能在你需要米的时候把米送到家去。当然,那个年代没有针对个人的CRM,可是今天,由于技术手段,新基础设施使得创业者们能非常容易地针对个人用户做类似的事情。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公司,除了产品成本之外,还需要付出非常非常大的用户成本。用户成本在今天的资产负债表中没有特别清晰的表达出来,但实际上占据了公司非常大的成本。一个一对一教育的公司可能50%的钱都花在了用户购买上,一个医美公司甚至要花上60-70%的钱。所以,用户的购买花了企业大量的资本。

  中间(匹配、交换)也在发生深刻的变化。我们看到智能数据、千人千面与推荐、社区团长、闪购和团购、线上线下的融合,都导致中间部分也发生了变化。

  另一个就是右端(产品/服务)发生的变化。这个其实过去一直在变化,包括共享经济也属于右端发生变化。此外,还有制造外包(EMS)、设计外包(ODM)、服务外包,强运营加盟连锁,供应链赋能,以及资产证券化等。

  我们可以看到,新基础设施带来了左边、中间、右边的深刻变化。这些变化也必然引起公司的构架发生非常大的变化。

  在新基础设施里面,除了有移动互联网,还有中国制造。中国制造本身塑造了非常多的独特的公司出来,导致产品的成本发生极大的变化。因为有社会化的生产和制造能提供服务,也导致了公司的整个链条缩短了。比如,看到当年的摩拜单车,很多人就会想到说,凭什么这么短期内有两千万辆的单车出来,实际上得益于中国制造。

  我们还看到了像途虎养车这样的公司,美国的同类公司都是主要在线下,线上简单做一下,作为和用户沟通的渠道就可以了。但在中国形成了途虎这样的公司,有自己的APP、自己的供应链,同时用强运营做加盟连锁。另外,还通过松散的签约形式,与一万多家店构成了新的价值体系,去年也做了七八十亿的收入。今年虽然有疫情,超过一百亿还是完全看得到的。

  总结刚才这块,我们看到新时代的制高点——新基础设施。它深刻地影响到了公司的构建,改变了公司的形态,使得新物种出现了。

  大战略下的视角、坚持与应变

  再回到我们的大战略,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是,用多维视角看待整个投资行当的变化。除了技术、模式等我们非常熟悉的要素,像健康、新能源汽车等产业也在发生变化。社会、宏观环境也在发生变化。这就需要我们作为投资人以多视角来看待整个行业的改变。

  比如蔚来汽车,不只是互联网技术本身发生变化,汽车行业在发生变化,背后是整个新能源化的电池包成本发生了非常大的降低。如果没有这样的降低,一直停留在续航200公里的水平,那肯定不行,现在的电动车跑个400公里、500公里、600公里都变得稀松平常。

  再回到我们所说的大战略,还有一点是要保持灵活和坚持。当然,这绝对是一门艺术。古希腊诗人阿尔吉洛科斯说“狐狸多知,而刺猬有一大知”。狐狸追逐多个目标,其思维是零散的、离心式的。而刺猬目标单一、固执,其思维坚守一个单向、普遍的原则,并以此规范一切言行。这两个动物是非常不一样的。这么复杂的环境下,作为投资人的大战略是要坚持一些东西,然后又去及时地调整一些事情,来适应环境的变化。

  最后我们发现,东西方智慧都是相通的。一边是查理·芒格先生讲的,“去桶里面抓鱼要先把桶里的水抽干”。一边是孙子讲的是“未战而先胜”,仗还没有打,就已经确立了自己胜利的地位,剩下的就是我的操作,是我的变通。我也把这一句话送给大家,希望大家都找到自己的解决方案,未战而先胜,在这么复杂的环境中能够立于不败之地,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