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世锦:中国经济增速或高于全球6个百分点,今后十年的增长潜能在这些地方

  原标题:刘世锦:中国经济增速或高于全球6个百分点,今后十年的增长潜能在这些地方

  

  导读:刘世锦表示,今后10年,中国经济的大多数增长潜能都会出现在都市圈、城市群范围之内。中国应构建一个以都市圈、城市群建设为龙头,产业结构、消费结构转型升级为主体,数字经济、绿色发展为两翼的“1+3+2”的结构性潜能框架。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记   者丨夏旭田

  编   辑丨李博

  在近日举行的2020年施耐德电气创新峰会上,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发表演讲称,今年上半年的中国经济经受了疫情带来的极端压力测试,整体表现超出预期,三四季度,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可能会恢复到5%到6%的水平,全年争取实现3%的增长。

  刘世锦强调,未来中国必须更加注重发掘经济的结构性潜能,中国应构建一个以都市圈、城市群建设为龙头,产业结构、消费结构转型升级为主体,数字经济、绿色发展为两翼的“1+3+2”的结构性潜能框架。

  在此过程中,中国面临着基础产业效率不高、中等收入群体规模不大、基础研发能力不强的三大短板,中国亟需以弥补三大短板为目标,打好“新三大攻坚战”,能否打赢这场“新三大攻坚战”,也决定着中国能否迈过中等收入陷阱。

刘世锦:中国经济增速或高于全球6个百分点,今后十年的增长潜能在这些地方

  图/新华社

  

  

  

  中国经济增速或高于全球6个百分点

  在上述峰会上,刘世锦表示,今年上半年经济数据总体上符合预期,二季度GDP增长速度达到3.2%,要好于预期。今年上半年的中国经济经受了疫情带来的极端压力测试,并展现出超出预期的韧性。

  比如,年初所有人都预计中国出口可能大幅度下降,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只出现一个小幅的负增长,这反映中国的出口韧性很强,竞争力也很强,能够经得起大风大浪。

  “总的来讲,中国经济二季度是好于预期的,中国预计三四季度如果情况正常的话,经济增长速度可能会恢复到5%到6%的水平,全年争取实现3%的增长。”

  他表示,今年中国经济的相对增长率可能会更高,所谓相对增长率是指中国的增长率和全球平均增长率之间的差额,2019年中国的增长速度是6.1%,全球是2.9%,两者相差3.2个百分点,即是中国经济的相对增长率。

  刘世锦表示,假定今年中国增长速度能达到3%,按照相当乐观的估计,全球经济增长可能达到-3%,两者相差6个百分点。也就是说中国的相对增长率可能会由去年的3.2个百分点会上升到今年的6个百分点,可见中国经济增长仍然韧劲十足。

  在宏观政策上,他表示,目前还未到收紧的时候,但中国现在可能需要做好两件事:

  一是要防止资金刺激泡沫,要稳定宏观经济杠杆率,防控金融风险。

  二是中国经济中的部分行业、部分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服务业受冲击较大,需要资金的进一步支持。

  

  

  

  打造“1+3+2”结构性潜能框架

  展望未来,刘世锦认为,中国应把注意力更多地转向发掘中国经济的结构性潜能。

  他认为,中国经济多年来保持高速增长主要靠的是结构性潜能。什么是结构性潜能?简单来说,就是中国作为一个后发经济体,在技术进步、产业结构和消费结构升级、城市化进程等方面所拥有的发展潜能。

  在他看来,中国的结构性潜能可以分为两方面。

  一方面是“跟跑”的潜能,目前中国人均收入也就1万美元,发达经济体多数是在4万美元以上,美国达到6万多美元,这中间至少有3万美元的差距。

  另一方面的潜能是“并跑”甚至“领跑”的潜能,即新涌现出来的经济潜能。这主要包含两个方面,其一是数字经济的潜能,其二是绿色发展的潜能。

  在此基础上,刘世锦提出,中国应构建一个以都市圈、城市群建设为龙头,产业结构、消费结构转型升级为主体,数字经济、绿色发展为两翼的“1+3+2”的结构性潜能框架。

刘世锦:中国经济增速或高于全球6个百分点,今后十年的增长潜能在这些地方

  图/图虫

  

  

  

  都市圈、城市群打开增长新空间

  具体来讲,“1”是指以都市圈、城市群发展为龙头,为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打开新空间。

  刘世锦指出,都市圈、城市群能够产生更高的集聚效应,带来更高的要素生产率。这么多年大量年轻人都在走向大城市,特别是一线大城市以及其周边的一些都市圈区域,今后10年,中国经济的大多数增长潜能都会出现在都市圈、城市群范围之内。

  刘世锦强调,都市圈和城市群要加快空间规划制定和公共资源配置领域领域的改革。

  中国现在做的空间规划、城市规划,应当落实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原则,而人口的流向反映的就是市场的力量。所以,中国应该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原则,推动以人为中心的城市化,在建设用地指标、公共资源配置、财政补贴资金等方面要按照人口的流向进行分配。

  “城市规划很严肃,很重要,一定时间以后要根据人口流向的变动进行适当的调整。”他表示。

  

  

  

  补齐短板,中国要打“新三大攻坚战”

  “3”指的是实体经济循环的三个层面:

  第一是基础环节,刘世锦指出,中国的基础产业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行政性垄断、竞争不够、效率较低的问题,需要开放竞争,提升效率,降低全社会的基础性成本。

  第二是主体环节,中国要推动消费结构和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关于消费结构升级的重点,对低收入阶层来讲,主要是要增加商品消费,对中高收入阶层而言,主要是扩大服务性消费。而产业结构升级主要是要通过优胜劣汰提升中国在价值链上的位置,提高要素生产率。

  第三是高端环节在这方面中国要加强基础研发和源头创新的能力建设,为长期创新打牢基础。

  刘世锦指出,在实体经济循环过程中,中国经济面临着“三大短板”,即基础产业效率不高的短板、中等收入群体规模不大的短板、基础研发能力不强的短板,中国必须针对这些短板,打好一场“新三大攻坚战”,能否打赢这场“新三大攻坚战”决定着中国经济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对于补齐三大短板,中国应当推出一系列相应的改革,比如在石油、天然气、电力、铁路、通讯、金融基础产业领域,在放宽准入、促进竞争上应该有一些标志性的大动作,通过加强竞争,提升效率,降低实体经济和全社会生产生活的基础性成本。

  中国在消费结构和产业结构升级上,特别需要改进和完善社会政策,加强公共产品的改革,在中国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以后,把中等收入群体倍增作为下一个重要的战略目标。

  中国有14亿人口,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消费市场,中国要把庞大的国内消费市场转化成一种商业模式,通过商业模式的发展再提升技术水平的提升。

  “人口多、市场规模大的中国容易率先形成商业模式的创新,中国应把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这样一个潜能,转化成中国的生产能力和创新能力,成为产业链效率高、应变能力强、最具竞争力的生产基地和创新大国。”

刘世锦:中国经济增速或高于全球6个百分点,今后十年的增长潜能在这些地方

  图/视觉中国

  

  

  

  发展数字经济和绿色发展

  所谓“2”,指的是数字经济和绿色发展,刘世锦认为,这是发掘新结构性潜能的“两翼”。

  刘世锦建议,未来中国要用数字技术改造实体经济,实现实体经济的数字化,这有利于资源的高效配置,实现经济的全方位的优化和提升。

  新基建就是中国发展数字技术、数字经济的一种努力。他指出,在以数字经济基础设施为主的新基建领域,要更加注重平台的建设。同时,新基建的投资主要是企业在投,什么时候投,投多少,用什么方式投,应当让企业自己来决定,政府最重要的是要给企业创造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

  在绿色发展方面,中国需要形成一些新的共识,绿色发展包括但不限于环境保护,还包括绿色消费、绿色生产、绿色流通、绿色创新、绿色金融等,这构成一个新的完整的绿色经济体系。

  刘世锦强调,绿色发展和经济增长绝非对立的关系,而是一种相互包容、相互促进的关系。绿色发展也并不是对中国传统发展方式的修修补补,而是一种更具活力和竞争力、更加符合可持续发展要求的一种新的发展方式。

  “简单说,构建结构性潜能框架就是一个龙头引领,补上三大短板,两只翅膀赋能,这一框架不仅是今年下半年、明年经济增长的基础,更加是未来至少十年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引擎。”刘世锦说。

  

  本期编辑 黎雨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