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埃里克:区块链可以解决信息不对称

《寻找区块链力量》第二期:算法信任比人际关系和合同更可靠

  把脉区块链发展,坐看数字经济云起,由蚂蚁链、罗汉堂、新浪财经联合出品的《寻找区块链力量》系列节目自8月6日起,每周四下午2点在新浪财经独家首播!本期节目将由诺奖得主埃里克·马斯金和罗汉堂秘书长陈龙跨洋连线,一同解构区块链如何改变商业和社会的运行范式。

  两位专家谈到区块链技术的好处,包括保护隐私、提高效率、广泛的应用潜力,还谈到公共数字货币如何确保经济不陷入危机。他们认为,更多的公司职能可能外包出去,但由于智能合约的力量,公司结构将保持不变。另外,区块链是减少不平等的有效工具。埃里克最期待区块链用于投票,陈龙最期待区块链在金融领域发挥更大价值,特别是跨境支付。

诺奖得主埃里克:区块链可以解决信息不对称

  以下为本期对话全文:

  成蕾: 全球各地的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参与今天的对话节目,主题是“发现区块链的力量”。

  我是主持人成蕾,我通常主持CGTN的商业类节目。今天,我们有两位重量级嘉宾分享他们对区块链的看法。一位是诺贝尔奖获得者埃里克·马斯金教授,他从波士顿连线参加节目。另外一位是罗汉堂秘书长陈龙教授,他在杭州。区块链能做什么?有什么基本优势?

  埃里克: 谢谢!今天,我们来聊一聊区块链,特别是它与加密货币的关系,加密货币是区块链迄今为止最著名的应用。关于区块链,有很多正面消息。在我看来,区块链是当今最激动人心、最有可能带来变革的技术之一。在已经开发的应用中,它可以让你快速地将钱从世界的一端转移到另一端,轻松、便宜、安全。不需要中间人,不需要银行,不需要知道任何关于收款人的信息,包括收款人的身份。收款人也不需要知道关于你的任何信息。换句话说,不需要互相信任就可以进行完全安全的交易。

  这是市场发展的里程碑,市场经济体制诞生于几百年前,它使交易变得容易,双方之间不需要有深度的相互了解。

  如果没有市场经济,则交易双方之间必须有足够的了解、必须建立信任。有了市场经济,人们就可以在没有太多信任的情况下达成交易。区块链则更进一步,交易双方可以对彼此一无所知,不需要知道对方的身份,甚至不需要知道对方的地理位置。

  更重要的是,区块链除了可以转移资金外,还可以用于很多用途,比如共享医疗记录等敏感信息。

  我可以通过区块链与你分享我的医疗记录,你只能看到记录中与你相关的部分。此外,我可以控制访问权限,确保只有应该拿到记录的人有权限访问,这是区块链重要的特性。

  区块链可以用来投票。假设我们有一家上市公司,要进行董事会选举。我们可以在完全安全的情况下使用区块链在线进行投票。结束后,投票者可以检查,以确保选票被正确统计,不需要对官方选票统计人员有任何信任。 

  我期待区块链能够应用于美国大选,这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我相信这将在我们有生之年实现。

  区块链可以用于航运和物流。假设我有一家公司,我想把货物运送到某个地方。这种情况下,我就可以用区块链来确保我发出的货物由指定的那艘船运输,而不是其他任何一艘,不管海上有多少艘船在航行。我还可以确保只有这艘船知道货物的情况以及目的地,这可以保护隐私。

  如果有许多不同的电力来源,那么区块链可以用于电力分配,确保我的房子在任何时候都能获得最便宜、最高效的电力。

  接下来,我用更具体的例子来说明区块链的巨大作用,这例子来自机制设计领域,这是我的专长。

  (在拍卖中)各家公司都会按照各自对资源估值的金额给出准确的出价。这就能保证获胜者是最重视资源的公司,我刚刚提出的问题从机制设计的角度迎刃而解。

  然而,在现实中,这些公司可能不想公开披露对资源估值的金额,因为他们之间存在竞争,这些金额对竞争对手来说是非常有价值的信息。因此,我们希望建立某种系统,让出价最高的公司支付第二高的出价,但不公开披露出价信息。这时候,区块链就派上用场了,它可以保证获胜者能够查看第二高的出价是多少,而出价信息无须公开。

  获胜者可以确信其支付的金额是正确的,而失败者可以确信有公司出价更高,但是不知道获胜者的出价到底是多少。因此,区块链能够解决机制设计中涉及的所有隐私问题。我们可以对机制进行相应的安排,确保除了获胜者之外,谁都不知道获胜者对资源估值是多少。

  这是机制设计的一大进步,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可以用隐私保护的方式来使用机制,各家公司想要保密的所有数据都可以保密。

  这一切都是好消息。正如我之前所说的,我对技术本身非常乐观。但是迄今为止,区块链最著名的应用还是加密货币,比如比特币。我对比特币持保留意见,等一下我会进一步解释。关于比特币或其他新创造的加密货币,我们必须问的第一个问题是,它能给我们带来哪些额外的好处。毕竟,在比特币出现之前,我们有各种形式的货币,比如美元、欧元和人民币。

  比特币带来什么额外的东西?我们为什么需要新的货币?可能有人会说,比特币比传统货币更容易转移。这当然是对的,但是比特币的基本技术是区块链,我们可以将区块链应用于传统货币。事实上,许多地方的央行都已经创造出数字货币,和比特币类似,但是不像比特币那样是私有资金,而是公共资金,以数字形式存在。

  政府本来就发行传统货币,我们或许可以创造出传统货币的数字版本,从而将比特币的好处复制到传统货币上。

  事实上,传统货币在很多方面优于比特币。比特币有一大严重问题,那就是价值的巨大波动,这是投机性波动,相当剧烈。如果你是一名普通投资者,想预测投资组合的价值,那么比特币的价值波动是一种劣势。持有大量比特币的投资者很难进行价值预测,而持有人民币或美元的投资者可以比较容易地进行价值预测。投机者可能喜欢比特币,但普通投资者不太喜欢。此外,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经常被用于非法交易,而政府发行的传统货币则受到监管,很难用于非法交易。

  还有,传统货币的流动性不同于加密货币。 我是说,传统货币可以用于非常广泛的交易。持有人民币或美元,你就可以买到任何想要的商品。但是,用比特币可以购买的商品相对较少,因为大多数人不会接受比特币支付。这背离货币的主要目的之一,货币的发明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使商品交换更容易。

  货币出现之前,如果我有苹果、想买你的橘子,那么你就必须对我的苹果有需求,否则交易无法达成。如果我想要你的橘子、你同时想要我的苹果,那么我们就很幸运,能进行交易。这就是所谓的需求双重巧合。不存在货币的情况下,我们就需要需求双重巧合,这样交易才能发生。货币的出现使得我们不再依赖于需求双重巧合。如果我有钱、想要你的橘子,那么我就可以给你钱,而不用给你苹果,毕竟你不一定想要苹果。你肯定愿意接受这笔钱,因为你知道以后可以用它来购买你想要的商品。

  货币极大地提高商品的交换能力。但是在比特币领域,我们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比特币流动性不强,你不能用比特币买橘子。使用比特币而不使用传统货币,是一种倒退。

  说到这里,我就再继续发散一下。我用美元买你的橘子,是法律允许的。美国的钞票是用于偿还所有公共债务和私有债务的法定货币。这意味着政府要求你接受美元,而政府对比特币没有类似的要求。如果你不愿意,那么你就不必接受比特币。人民币或美元等传统货币使交易变得更容易,因为政府支持它们。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解释为什么传统货币实际上优于像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只要我们有传统货币的数字版本,加密货币的好处都可以复制过来。但是,我想更进一步解释为什么加密货币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一旦引入加密货币,有两方面会比以前更糟。首先是货币政策。自20世纪初以来,负责任的政府一直将货币政策作为重要的政策工具,用于对抗经济衰退和通货膨胀。如果经济陷入衰退,政府或央行就可以增加货币供应量。这样做的目的是让企业和企业家更容易获得贷款,从而实施生产项目,扩大产出并创造就业机会,帮助经济走出衰退。

  而经济繁荣的时候,政府或央行的做法正好相反。经济繁荣期有通货膨胀的风险,央行可以尝试收紧货币供应。事实上,货币政策在近期历史上极其重要。回想2007年、2008年的大衰退,在美国、欧洲和中国,央行就实施了我刚才提到的逆周期货币政策,这对预防大萧条非常重要。

  当时,有人担心20世纪30年代那样的大萧条再次发生,这确实是很有可能的,毕竟有四分之一的劳动力人口失业,经济衰退持续10年。但是,美联储、欧洲央行和中国央行拯救了我们。所有这些银行都采取纠正措施,增加货币供应量。尽管经济严重衰退,但是复苏相对较快。

  加密货币有什么问题呢?如果人们使用加密货币,而不是传统货币,央行的货币政策就不再那么有效。当央行增加货币供应量时,使用货币的人要确信增加的货币是有价值的,这至关重要,这也是货币政策有效的原因。如果人们使用像比特币这样的私有货币,货币政策就无法发挥作用,我们就失去了一款对抗衰退的重要工具。这是加密货币的第一个主要问题。

  加密货币的另一个问题与银行业有关。加密货币的支持者有时会说,使用加密货币就不需要银行。假设我想给你汇款,使用加密货币就不必通过银行。这是对的,使用加密货币确实不需要银行。但是,银行最重要的作用不是充当转移资金的中介,而是为企业家提供贷款。

  人们把钱存入银行,银行转过来把这些钱作为贷款提供给企业家。下面,我快速解释一下这个系统是如何运转的。

  企业家对新产品、新技术有好点子,但是他们通常没有足够的资金,没有办法实施开发活动。他们需要钱,去哪里能拿到钱呢?他们可以去银行。银行有钱,也有经验、有能力评估企业家的点子。有好点子的企业家会获得银行贷款,没有好点子的企业家无法获得银行贷款。

  但是,如果我们使用的不是传统货币,而是不经过银行的加密货币,那么谁来为企业家提供贷款?有两种可能。首先是众筹,大家对此应该都很熟悉。企业家发布广告说有项目需要钱才能开发,感兴趣的人可以投资。

  但是,投资者通常并不真正了解他们投资的项目,可能是好项目,也可能是没前途的项目。实际上,大多数众筹项目都走向失败。因此,众筹的问题是,有太多烂点子获得资金,而没有多少好点子获得资金。我不是说众筹本身不好,只是银行更专业,放贷时能更好地进行评估。如果我们身处没有银行的加密货币世界,那么我们希望有新机构诞生,像银行一样对项目作出准确的评估。

  但是,像银行一样,这些机构想发放杠杆贷款。如果有杠杆而没有监管,那么经济可能会陷入巨大的麻烦。接下来,我详细解释一下。

  杠杆导致一连串的失败。如果一名企业家失败,那么向他放贷的银行就会陷入困境。这家银行无力偿还其他银行的贷款,而那些银行也无力偿还他们自己的贷款。一环扣一环,所有银行都陷入麻烦。这就是所谓的系统性风险,是杠杆导致的。

  在银行体系中,我们可以通过监管来控制杠杆率。事实上,自2007年、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我们已经实施相当多的监管措施。美国有多德-弗兰克法案,欧洲有巴塞尔规则。但是,如果我们身处加密货币的世界,那么就没有监管,很难避免严重的金融危机。

  使用区块链,我们可以在保护隐私的情况下进行安全交易。但是,私有加密货币不是一个好主意。我希望我刚才的解释能够帮助大家理解我为什么这么说。未来,我认为大部分货币应该继续由政府创造,可以是数字的,发行央行数字货币,这没问题,实际上会让生活更方便,因为数字货币更安全、也更容易转移。但是,像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在未来经济中不会发挥多大作用。我个人认为,应该采取措施,避免这样的加密货币在经济中所占份额过大。

  政府应该继续使用货币政策来对抗经济衰退和通货膨胀,这非常重要。银行应该继续扮演创业项目主要资助者的角色。区块链将使这一切更容易、更安全。正如我所说,区块链还可以用于银行业之外的许多领域,比如机制设计。

  成蕾: 非常感谢!埃里克为我们详细讲解了区块链。你对科技本身的乐观态度以及对加密货币的保留意见,都为我们留下深刻印象。你谈到区块链对荷兰拍卖、数据隐私、敏感数据带来的积极影响。我想问的是,区块链实际上会带来什么样的根本性变化?

  在信任和数据共享方面,它能给经济活动带来什么样的变革?

  埃里克: 我刚才说过,最先有市场经济,在更多人之间实现相互交易。而在那之前,要进行交易,就必须非常了解对方。区块链把交易带到另一个层面,不需要信任对方即可进行交易,因为技术本身会保护你,你可以与更多的人、更多的公司进行交易。因此,区块链有潜力极大地提升交易量,从而极大地提高全球产出。产出提高时,所有人都会受益。自19世纪以来,全球经济取得巨大成功,背后的原因就是产出快速提高。

  陈龙: 是的。我完全同意埃里克的观点,区块链最激动人心的未来不在于比特币等加密货币,而在于解决信任问题的巨大潜力。数字技术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数字技术让信息变得如此便宜,我们可以相互联系,可以和几千公里外的人进行交易。数字技术还提供更多信息,我们可以利用大数据做出更为明智的决策。

  我认为另一波浪潮即将到来,区块链将被用于解决信息中的信任问题。埃里克谈到初创公司,信息的缺乏导致我们不信任对方。初创公司通常需要资金等资源,但是他们拿不到这些资源。

  在全球范围内,大部分贷款都是基于抵押的,因为缺乏信任。如果你提供1000美元的抵押,那么我可能会借给你500美元。缺乏信任和信息的情况下,这是非常简单的贷款,不用过多思考。接下来,我讲一讲蚂蚁金服的例子。在过去几年时间里,蚂蚁金服已经向2000万家中小企业和初创企业提供贷款,而没有要求他们提供任何抵押。这些贷款是基于大数据的,大数据让我们看到这些企业的发展潜力。换句话说,信息就是新形式的抵押,信息越多就意味着他们越值得信任。

  拿到这些信息,我们就不需要信任特定的个体。信息其实是非常强大的,信息带来的信任可以传播。很多初创公司、供应链、很多人都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得到资金支持,这样他们就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在我看来,区块链更大的潜力在于解决信任缺失的问题,我们可以称之为信任的数字化。

  我们有信息的数字化、连接的数字化、大数据的数字化。最新一波的发展浪潮中,我们又迎来信任的数字化。最近,蚂蚁集团提出“蚂蚁链”,这是一种与众不同的信任提升方式,不仅仅利用区块链。即使没有区块链,我们还有大数据。另外一个例子就是电商平台上的评级。平台上有数十亿种商品,消费者可以对它们进行评级,这是非常数字化的。评级意味着人们可以信任产品质量,而不是信任特定的人。确实有很多方法可以解决信任问题。

  世界需要更多信息,需要更高程度的数字化。但是,我认为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建立含有信息的信任环境,这将真正改善合作前景,带来更多机会,这是最激动人心的部分。下面我向埃里克提一个问题。

  使用正确的机制来缓解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这应该是信息经济学家和机制设计者经常思考的话题 。从你对日常活动的感觉来看,在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有多严重?区块链能解决这个问题吗?对此,你抱有多大希望?

  埃里克: 信息不对称确实是巨大的问题,这是成功交易的基本障碍之一。信息不对称也是不平等的主要原因之一。穷人即使有好的点子也无法获得贷款,他们也无法获得贷款来支付学费。为什么?因为他们不能提供抵押,抵押是应对信息不对称的老式手段。富人能提供抵押,从而获得贷款、变得更加富有,而穷人仍然贫穷。

  因此,信息不对称是收入不平等背后的主要原因之一,而收入不平等是当今世界最严重的问题之一。

  区块链让我感到兴奋,一部分原因正是你刚才提到的,即区块链可以帮助我们克服信息不对称造成的障碍,让贫穷的企业家更容易获得贷款。这样一来,穷人就可以赶上富人。

  成蕾: 埃里克,你刚才说加密货币可能削弱央行货币政策的有效性。但是央行纷纷推出CBDC,即央行数字货币。这对货币政策调整有什么影响?

  埃里克: 我希望央行数字货币能赶走像比特币这样的私有加密货币。比特币的价值波动很大,因此受到某些投资者的青睐。除此之外,我很难理解为什么有人会想要这样的私有加密货币,毕竟他们可以用政府支持的数字货币做同样的事情。比特币最初的吸引力在于资金转移非常方便,但是你也可以轻松地转移公共数字货币。因此,我希望看到比特币和其他私有加密货币消失。  

  陈龙: 实际上,我不认为这种情况会发生。但是,我同意埃里克的说法,我不相信比特币可以取代央行发行的货币。原因显而易见,比特币背后缺乏信任体系,没有国家和政府的支持,效率很低。另外,比特币对金融体系有破坏作用。埃里克的观点非常有道理。

  有些人想用区块链来存储资产和支付款项,但是我不认为它会取代传统货币。在世界各地,政府和央行都关注加密货币,他们正试图开发自己的加密货币,这是更为明智的做法。但是,他们到底应该做到多深的程度?

  许多国家正在逐渐向无现金社会发展,因此货币其实已经在以电子形式转移。但是,当我们谈论政府、央行的数字货币时,我们谈论的是更聪明的加密货币版本,有记忆、提供更多的信息、能做更多的事情。问题是,我们是否希望这样?美联储说他们关注这方面的问题,但是美国可能并不需要央行数字货币,而其他一些国家正在开发央行数字货币,各国的看法不尽相同。

  任何新的区块链应用要取得成功,都必须解决以前没有解决的老问题,我们必须看看它能做些什么。我认为央行数字货币能够真正发挥作用的一大领域可能是跨境支付。跨境支付通常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来验证身份,因为缺乏信任。央行数字货币可以改善这种状况。

  如果只是希望实现非常高效的支付,那么新数字货币的优势就不那么明显。但是,在很多方面,新数字货币可以发挥作用,比如提高效率和解决对信息的信任问题,我们花费太多的精力去核实信息,而新数字货币能够提供有效的解决方案。不少国家都在探索这些解决方案,做法各不相同。

  埃里克: 我会预测20年后,所有的钱都将电子化。我无法想象老式的现金继续用那么久。这是一场革命,其意义类似活字印刷术。活字印刷术出现时,旧派人士说他们想保留老式的泥金装饰手抄本,确实也保留了一段时间。但是,随着活字印刷术的效率提升,它最终完全取代了旧技术。我认为,这正是数字货币的发展方向,数字货币最终将取代传统货币。

  陈龙: 我认为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在未来我们将进入无现金的社会,埃里克也是这样想的。但是,央行数字货币出现之后,我们需要思考它与当前的金融体系有什么关系?你可以在央行开户,那和金融机构有什么关系?这如何支持实际的金融和经济活动?

  这些是我们需要回答的问题。不过,无现金社会是明确的发展方向,这一点毫无疑问。

  成蕾: 长期以来,我一直使用现金。埃里克,我想问的问题与智能合约有关。另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罗纳德·科斯曾经说过,公司的存在是为降低或避免交易成本。如果基于区块链的智能合约真的能让合同执行得更好、还能降低交易成本,那么公司还会存在吗?法务、人力资源或外包这样的公司职能部门会消失吗?

  埃里克: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我觉得,使用智能合约将促使更多的公司职能被外包出去。如果你能够解决信任问题,那么让那些擅长这些事情的人来做,比自己做的效率更高。因此,外包会更多,但是我不认为这意味着公司将会消失。

  公司仍然能带来重要的东西,比如品牌和声誉。即使一家公司有很多职能都外包出去,其存在也仍然是有意义的,比如可以确保质量标准达到一定水平。假设我想买一套好西装,我会去意大利公司阿玛尼的门店,因为......-

  埃里克: 不不不,我只是觉得阿玛尼是很好的例子。即使阿玛尼在意大利境外完成所有生产活动,他们也仍在实施质量控制。事实上,他们可能已经把生产环节搬离意大利。回到我的观点,公司不会很快消失。

  成蕾: 但是,质量控制会不会也被外包出去?

  埃里克: 不会的。阿玛尼理解质量的含义。在传统合同和智能合约中,都很难写下你想要的质量属性,你必须对质量有最终的判断。因此,我认为质量控制本身不能外包。

  成蕾: 陈教授,你认为区块链会改变公司的基本结构吗?

  陈龙: 我认为公司将长期存在,不会被区块链取代。但是,区块链会改变一些事情。在经济学家看来,一家公司就是一套合同。但是,要使用智能合约,就必须确保相关事项是可以通过合同来约定的。不幸的是,合同无法面面俱到。在一家公司、一家机构中,我们会以多种方式相互合作,无法将所有单一的事物都写入合同,有太多的东西是无法写入合同的,因此我们需要责任机制,责任人负责到底。所有的制度、机制都是试图用正确的激励措施来缓解合同无法涵盖所有事项这一问题。

  我认为,公司将会持续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不过,对于那些可以明确约定的事情,我们可以使用区块链来实现信任。智能合约的智能性会带来很多便利。

  假设埃里克决定借我100美元,我们想签一份简单的合同。如果我拒绝还钱,那么埃里克能怎么办?他很难在法庭上起诉我,因为那会花费很多钱。在合同中核实这一切是非常昂贵的。有很多廉价的合同,或者叫非正式的合同,人们互相借贷,但是核实和执行合同的成本非常高。

  不过,我们可以使用基于区块链的智能合约。还是回到刚才的假设,埃里克和我就这100美元借贷签订一份智能合约。到了偿还时间,智能合约就会把我账户上的钱还给埃里克。当然,经过双方协商,智能合约还可以包含其他的执行事项。总而言之,验证和执行的成本变得非常低。就算借贷金额仅为5美元,那也是可行的。目标是明确的,可以明确放入智能合约中。使用这样的技术,全世界会有更多的外包活动。但是对于公司来说,还有很多高价值事项,需要互相合作。我刚才说了,这是因为这些事项无法放入合同,无法外包。因此,公司仍然会存在。

  对于许多合作,区块链不仅将真正改善外包,还将真正改善机构间的合作。

  比特币基于开放的区块链,所有人都可以参与,不需要信任任何人。如果埃里克要给我汇1美分,那么我们可能要花20美元来验证他确实把钱汇出了。要做很多事情来证明他确实给了我1美分,成本太高,为什么呢?因为一切都需要核实。区块链可以带来巨大的改变。假设有五家机构决定签订合同,通过区块链实现合作。实际验证成本非常低,效率得到极大提升。

  大家再想想跨境支付。如果你需要付款,那么你可能去你这边的银行,他们通过环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系统联系对方的银行,那家银行联系再去联系对方。这中间有一系列机构参与,每一步的验证都需要时间和金钱。

  但是,如果你使用区块链上的智能合约,那么你可以在几秒钟内解决这个问题。因此,我的观点是,区块链与智能合约将大大提高效率,改善机构之间的合作。刚才还说了,外包会因为这些技术而变得更容易。这就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成蕾: 区块链为所有人降低成本,这是否意味着区块链将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拥有大量资源的知名大公司和资源不多、默默无闻的小公司都有机会?埃里克,你怎么看?

  埃里克: 我一直认为区块链可以成为反对不平等的武器。有钱的公司和没钱的公司、大公司和小公司之间的差距将会缩小,因为区块链肯定会帮助弱小者。然而,这不会完全消除差距。刚才我们谈到,无法在合同中充分体现质量,陈教授也说有些事项无法放入合同。质量不是完全可定义的术语,否则你就可以把它写进合同里完全执行。阿玛尼西装如此吸引人的确切原因就无法在合同中完全说明。即使在区块链世界,以生产某种特定质量的产品而闻名的大公司也将继续保持优势,好质量带来的声誉是有价值的,不会因为新技术而消失。

  成蕾: 陈教授,你觉得呢?区块链能不能减少不平等?质量是不是不能外包?

  陈龙: 是的,这两点我都同意。减少不平等是区块链最让人兴奋的能力。弱小者没有足够的信息,世界对他们不够信任,他们无法获得足够的机会。而区块链可以改变这一切,他们将得到更多的帮助和机会,这真的太棒了!

  另外,数字革命与以前的技术革命非常不同。如今,数字技术最活跃的用户中有很多是普通人,使用、生产和共享信息的成本非常低。我们实际上是在用数字技术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有更多机会合作。区块链将从根本上进一步加强这一趋势。

  成蕾: 我们来谈谈信号传递。区块链没有消除信号传递,因为观察不到的能力不在区块链上,而观察到的东西在区块链上。区块链如何改变商业参与者和其他人传递信号的方式呢?埃里克,你怎么看?

  埃里克: 区块链有潜力减少信号传递,但是不能完全消除。信号传递的重要形式之一是这样的,如果我想让你借钱给我,那么我会采取某些行动,不是因为这些是特别有成效的行动,而是因为它们有助于让你相信我是值得信任的。

  人们消耗大量资本,只是为了说服别人他们是可信的,这就是信号传递,而区块链可以极大地减少信号传递。

  成蕾: 是不是不再需要华丽的摩天大楼和办公室?

  埃里克: 正是,不需要把心思花在这些表面工作上,区块链带来的信任和这些都无关。我和陈教授都说过,有些事项是不能放入合同的,可能永远都不能。这些事项包括质量、信号传递等等。如果我来自阿玛尼,那么我想让你相信该品牌一直保持很高的质量标准,我可能要做一些广告,可能要组织时装秀。这些活动都是必要的,不是因为它们本身有价值,而是因为它们会让你相信产品质量没有下降。我认为,这种信号传递将继续存在,但是许多最明显的信号传递可以被消除。

  成蕾: 陈教授,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陈龙: 这是非常有趣的观点。我同意,信号传递的目的是获得信任,尽一切努力让人们信任你。但是现在有区块链,它有很大的潜力来缓解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也许在未来人们会花更多精力去做必要的信号传递。

  这不仅仅是试图让人们相信我提供的东西很好。除了他们已经知道的信息之外,我还要展示我提供的东西为什么很好。区块链不能解决所有的信号传递问题,因为某些信号传递实际上有特定的目标,比如接触对质量或内容有相似偏好的消费者。重点是,区块链将缓解信号传递的问题,公司或个人将聚焦于必要的、正确的信号传递,从而避免浪费精力和金钱。我觉得这非常好。

  成蕾: 陈教授,你如何看待区块链技术在抗击新冠疫情中的作用?

  陈龙: 我认为技术可以做很多事情。假设我们有幸足够快地生产出疫苗,我们必须让世界上大多数人接种。如果我们有合适的区块链系统,那么就可以记录谁没有接种、谁已经感染并康复,所有这些信息都是可信的。这有助于恢复生产者和消费者的信任,促使经济活动恢复正常。我认为这一点很重要,尤其是对贫穷国家而言。目前他们正在遭受痛苦,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技术来识别、检测和隔离感染者,那些国家也没有足够的能力抵御经济冲击。

  我认为,技术可以帮助他们。区块链的设计可以保护隐私,这得益于密钥的使用。我们只检查、核实必要的信息。因此,有了正确的区块链系统、有了正确的设计,我们就能保护好隐私。同时,区块链可以使信息更加可信,并可以流通。这正是我们迫切需要的。我希望区块链发展得更早,这样我们现在就可能有更好的机制来恢复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我们需要正确的治理,我们需要正确的协调和值得信赖的技术,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成蕾: 时间不多了。埃里克,你提到区块链很多潜在应用,在短期内你最期待哪种应用?

  埃里克: 我的很多专业工作都是关于投票的。我认为,从技术角度来看,美国的选举方式太丢脸了。现在是在21世纪,我们却仍然用着19世纪的技术进行选举。我希望能够用上区块链,我相信会的,问题是还要等多久。

  成蕾: 陈教授,你最期待的是什么?

  陈龙: 任何领域,只要有信息不对称和缺乏信任的问题,就可以找到很多方法应用区块链技术。显然,金融是非常重要的领域,因为金融服务以信息为基础,大多数小微企业和个人没有得到金融支持,原因就是信息不对称、缺乏信任。

  金融领域另一个例子是跨境支付。在国外工作的菲俑把钱汇回菲律宾,汇款成本是8%甚至10%,技术可以帮助她们降低这种成本。还有刚才谈到的智能合约,这是可信、可执行的合同,成本非常低,却可以有效缓解供应链问题,使产品更值得信赖。供应链合作和融资过程中有很好的可追溯性,资源验证非常容易。除了比特币等加密货币之外,区块链可以在更多领域发挥重要作用,这才是真正令人兴奋的,世界将因此变得更加可信。

  成蕾: 这就是区块链的力量。好的,谢谢!让我总结一下你们说的重点。你们谈到区块链技术的好处,包括保护隐私、提高效率、广泛的应用潜力,还谈到公共数字货币如何确保经济不陷入危机。

  你们说,更多的公司职能可能外包出去,但由于智能合约的力量,公司结构将保持不变。另外,区块链是减少不平等的有效工具。埃里克最期待区块链用于投票,陈教授最期待区块链在金融领域发挥更大价值,特别是跨境支付。